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芳自赏

生活中真正的快乐来自于内心的富足!自造福田,自得福缘!

 
 
 

日志

 
 

“导”出文言文教学的精彩  

2014-04-10 18:37:04|  分类: 高端研修项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出文言文教学的精彩
——钱梦龙《愚公移山》教学给我们的启示
                                                                                                王君
        在今天重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钱梦龙老师演绎的《愚公移山》一课,依旧为钱老高超的教学技艺所折服。近三十年过去了,新课程改革也已经轰轰烈烈地进行了六七年。但是,在我有限的视野内,还很少看到有超越钱老《愚公移山》的文言教学课。所以,在迷茫的时候,重温钱老的导读思想,研习《愚公移山》的教学流程,成为了我自我反思和进修的重要内容。
钱老的“导读”讲究“三主”——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以训练为主线。具体到课堂,我以为,强烈的问题意识、灵动的发问技巧、务实的训练方式是钱老语文教学的精华。钱老把自己对语文学科的性质、目的、任务的独到理解全方位地辐射和渗透在自己丰富多彩的“导读”实践中,从而使自己的教学特色鲜明,自成风格,常有让人叹为观止之处。
        钱老的《愚公移山》,在下面两个方面给予了我很多启示。
        首先,是对于文言教学目标的准确定位。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文言?首都师大的刘占泉老师在《文言教学的反思及建议》(《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2008年第一期)上提取出四种观点:文化传承说、文学浸润说、能力培育说、综合说。这些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也都有可商榷之处。在新课程改革背景下的文言教学探索却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迷魂阵。新课改前,我们往往“因言而废文”,有大讲古汉语知识的,想凭借文言“规律”一通百通;有大讲文言写作方法的,想凭借古代范文教会学生写白话文。课改之后,又往往“因文而废言”,文学鉴赏成了时尚,课堂上天花乱坠,美不胜收,却单单忘记了“文言”课学生的首要任务是学习语言,打好文字方面的阅读基础。
        但钱老在《愚公移山》中用精彩的教学行为对文言教学的目标作出了明确回答:文言教学首要任务是培养学生“阅读浅易文言文的能力”。文字方面的教学活动,乃是文学方面较高追求的基石;文字、文学方面的教学活动,又是文化传承和立人方面的较高追求的基石。并且,这些教学活动和教学追求始终相互关照、呼应和融合。
        文言教学“目标梯级”的清晰,使钱老的《愚公移山》上得灵动飞扬而又真实扎实,在“文字、文学、文化”的三个层面的呼应和融合做到了极致。
其次,透视《愚公移山》的教学,我们可以欣赏到执着地追求“导读”的钱老在文言文教学中精妙的“导”的艺术。
        第一,巧设情景去导,让文言字词句的积累充满情趣
        《愚公移山》中钱老对“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这句话的经典提问广为人知。“京城氏家里那个小孩子也跟了愚公去参加移山劳动,他的爸爸肯让他去吗?”这种从思维侧翼寻找思维切入口的“曲问”不仅使学生迂回地找到了答案,理解了“孀妻”、“遗男”的含义,而且锻炼了他们的思维,提升了整个教学过程的品质。
        这样生动活泼地学习字词句的例子在钱老的课中比比皆是。钱老总是在尝试着突破传统的文言文学习方法。他不是以字词掌握促理解,而是以理解促字词掌握。在质疑问难中,在思维交锋中,随着学生对人物形象、主题把握的渐趋准确和深刻,文言字词的积累便被钱老化于无形之中了。
又如在《核舟记》中,课堂上钱老与学生这样问答——
问:奇巧人王叔远之核舟以何物为之?
答:简桃核修狭者为之。
问:舟长几许?高几许?
答: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
问:舟有窗左右各四,启窗而观,则何所见?
答:雕栏相望焉。
问:闭之,则何所见?
答: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看来,早在三十年前,钱老就已经在自觉地实践现在刘占泉老师所总结的“仿真型”的文言教学的思路了。“仿真型”文言教学,乃是将学生的文言活动设置在特定的语言交流环境里,通过使用文言来进行“听说读写”,使学生能够全面提高对“文言”的认识和把握程度,尤其是提高对“文言”应用细节方面的分辨率,加强积淀文言语感的有效性。
这样的文言导学,把学生“导”向了一个主动求知的情景中去。文言字词句的学习因此而有了“活”和“实”的双重特点。活字当头,实在其中,文言学习自然就会呈现出生命活力。
就是在钱老的启发下,我对蒲松龄的《狼》一课的字词教学的设计也煞费苦心。
其中一个环节是这样的:
第四自然段是高潮部分,为了让学生保持热情,津津有味地深入理解课文,我绘了两幅《杀狼图》,图中也有错误,要求学生找出来,细读课文并拿出依据,老师适当延伸并注意一词多义的归纳。
给插图纠错:这对初一的小同学来说,该是多么刺激的事情。比如在阅读观察后学生指出,狼不应“趴在地上”,而是“犬坐于前”,此时,不是讲清这个难句的意义和读音停顿的最好时机吗?图中巧设的许多错误,一次一次掀起了学生学习文言重点词语的高潮,比如学生又跳又嚷地指出:狼的眼睛怎么是睁开的呀?狼的表情怎么那么凶恶呀?刀怎么砍到狼的颈子上去了?还有,“股”不是屁股是大腿呀……于是,在这样的发现和争论中,“瞑”“暇”“首”“股”等重点实词一举突破了。纠错的过程,是注释和课文再次合璧的过程,是文字与形象的立体交流的过程,是观察分析的过程,是选择判断的过程,是思想变为语言文字的过程……此时,学生手眼心口并用,每一处发现,都将激起他们全身心的兴奋,学生将以最亢奋的状态真正走进文言文的天地。
又如,我学习钱老的仿真型教学,在《隆中对》中有了这样的教学片段:
师:文章结尾,刘备说“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同学们想想,如果诸葛亮也要用一句话表达对刘备知遇之恩的感激,也用比喻的方式,也用文言文,他可以怎么说?(生沉默,思考)生:吾之有——师:称主公,《三国演义》中都这样称呼的。生:吾之有主公,犹大鹏展翅也!师:行吗?生:不太好,诸葛亮自称大鹏,太不谦逊了。生:吾之有主公,如虎添翼也!师:比喻不错,但好像也有点儿不对。生:这话最好第三者来说比较合适。师:好!再来。生:吾之有主公,如困鸟放飞也!生:吾之有主公,如枯木逢春也!生:吾之有主公,如青春再来也!
……
第二,善立轴心去导,让文言内涵的挖掘脚踏实地
文言文较之现代文,更加惜墨如金字少意丰,更需要反复揣摩咬文嚼字。叶圣陶先生说:“一篇文章,学生也能粗略地看懂,可是深奥些的地方,隐藏在字面背后的意义,他们就未必能够领会。老师在这些场合给学生指点一下,只要三言两语,不要罗里罗嗦,能使他们开窍就行。老师经常这样做,学生能看书读书的能力自然就会提高。”钱老深谙此理。因此他提倡为了使师生双方在教学过程中均有方向感,在教学结束时均有达标感,所以教学要讲求“设计”,要“定线”——也就是找到一条最少迂回、时间上最宝贵的捷径。他提出,教学过程中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做“减法”——尽量减少那些可有可无的教学内容和教学环节,使每一个教学过程都能够目标集中,环节简明,路线清晰。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善于挖掘焦点问题、妙点问题、热点问题,并以此为主问题支撑文言课堂,使文言教学头绪少,挖掘深是钱老文言课堂的另一个重要特色。
比如,在《愚公移山》的教学中,有这样一个教学环节:
师:接下来让我们根据这张人物表上出现的人物,来看看他们对待移山这件事的不同态度。文章里有两个人讲的话差不多,你们看是谁啊?
生:愚公妻和智叟,他们两人的态度差不多。
师:差不多吧。好,我们就先把他们两个的话一起读一遍吧,比较比较,看看两人的态度究竟是不是一样。
钱老师自评说“疑似之迹,不可不察”,教学中此类比较,最易激活学生的思维。认识人们不同的精神面貌,是“轴心”所在,也是整个教学设计的“主心骨”。
经过讨论,最后钱老这样总结:
师:对了。一个是“疑”,一个是“笑”。你们看,本来大家认为他们的态度差不多,但仔细比较、分析一下,就发现差别了。所以你们读书要常把看起来差不多的词句拿来比较比较。这个很重要。不要粗粗一看,哦,一样的,就不看了。要动动脑筋,多想想。
新课程改革的力度不可谓不大,其中一个表现是“预设”的传统理念遭到严厉质疑和批判,“生成”之风越刮越猛。在这种背景下重温钱老“教师是主导”的理念,倍觉体贴和温馨。钱老是高度讲究课堂设计的,他的“导”,不是逆其势而“牵”,是因势利导,在充分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承认学生的知识、能力、智力、情感、兴趣等等对教师的制约作用的前提下,顺势而“导”。他总是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设问把学生引导到最有利于他们的认识和发展的情景中去,从而使学生自奋其力,去求得认识和发展。
所以,钱老的课堂,从整体上来看是大刀阔斧地改革,从细节来看,却无不细腻、圆润。体现在文言课堂上,学生的思维既开阔,细微处字词句的咀嚼又极精致深入,充满了浓浓的“语文味儿”。因为导得巧,导得及时,导得到位,所以学生学得主动学得深刻。钱老的导,来自于自己对教材独到的深入地理解和把握,来自于导出潜能、导出规律、导出乐趣的追求,所以不管是字词句的积累学习,还是文化的熏陶、思想的感染,都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也正是在钱老的启发下,在文言教学中,我也把对文言文本的个性化解读作为首要任务,然后在此基础上,提炼出牵一发动全身的轴心问题,提挈起全篇教学,有效地激发学生思维,使教学的层面得以不断翻新。
比如,在上《湖心亭看雪》时我问:张岱巧遇金陵客,他也像金陵客一样满心欢喜吗?在《陋室铭》和《爱莲说》的整合教学中,我问:你认为,刘禹锡的人生选择是陶渊明式的还是周敦颐式的?在上《出师表》时,我问:如果你就是诸葛亮,请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他写这篇《表》有哪些难……
总之,以钱老的《愚公移山》为起点,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出这样的一种文言教学境界:在整体阅读中培养情趣,以情趣带字词,以字词促升华,情意趣智,听说读写观察辩论融为一体,让学生潇潇洒洒走进文言文天地,痛痛快快的感受文言魅力。文言文的教学,也完全可以通过语文知识、语文能力、情感熏陶和谐共振,以达到形成学生语文涵养,养成良好习惯,培养人文精神,铸造高尚人格的目的。也正是在这样的理想的激励下,这些年来,在文言教学中,我投入了较大的热情和较多的精力,在文言情景化教学、诵读教学、整合教学、仿真教学上都做了一些探索。并以后面展示的几个并不成熟的课例,就教于大方之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