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芳自赏

生活中真正的快乐来自于内心的富足!自造福田,自得福缘!

 
 
 

日志

 
 

Ade:从无意到深意(转)  

2014-04-12 16:19:23|  分类: 高端研修项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de:从无意到深意
                        
         怀宁县教研室  张斗和


  选自《朝花夕拾》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第9自然段写道:
  “总而言之:我将不能常到百草园了。Ade,我的蟋蟀们! Ade,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
  句中“Ade”一词,课本注释为:德语,意思是“别了”或者“再见”。基于初一的学情,普遍的解释是,作者无意之中运用了德语Ade一词,表现了童年的“我”告别百草园时的依依不舍的心情。
  教学中这样点到为止,不作深究的处理当然没有问题,但是经不起追问:鲁迅为什么不用中文“别了”或者“再见”?为什么不用自己熟知的日语或者俄语,而在此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德语呢?
  “神来之笔!”鲁迅研究专家钱理群教授这样认为,“这真是太特别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写过,而且,鲁迅自己也就这么用过一次。这是不可重复的灵感的创造。但童年的‘我’,视大自然的动物、植物为朋友的亲密无间的感情,那失去百草园的‘乐园’的沮丧,对未知的三味书屋的恐惧,以及成年的“我”回忆起自己童年生活的这一灾变所感到的愤激与无奈,都尽在其中了:这真是神妙极了。”
  毋庸讳言,钱教授的见解只停留在感性层面,什么“我”的沮丧、恐惧之情;什么作者的愤激与无奈之情,都是凭空强加在“Ade”一词上的。 可以说,“Ade”一词不能承受如此之重。
  对此,人们从两个方面来进行探究原因。
  一是德语“Ade”本身词义。“Ade”为德语中告别时的简单口语呼号,多用于儿语中,类似于英语中非正式的再见“ bye-bye ”,表示一种亲昵,随意的语气,它声音简单,但感情色彩很浓,传意传神,简单音节里所倾注的儿童惜别的感情色彩,是正式的“再见”一词(抑或其他语种)所无法代替的。
  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特地反复借用德语儿语“ Ade”,维妙维肖地刻画了童年的“我”对百草园中的“朋友们”所表现的恋恋不舍的稚态和依依惜别的深情,让人在感动的同时,不禁又莞尔一笑。
  二是本文的叙述风格。《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最大的特点就是用儿童的视角来写的,语言的无限趣味性让其历久弥香。“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窗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看看,百草园被作者描写得多么新奇有趣啊。具体到“Ade”一词,“其趣味性就在于它给读者带来的新鲜感,这与百草园的新奇、神秘色彩,以及全文耐人寻味的语言风格是一致的。”
  这样看来,看似无意的“Ade”一词,可能蕴含着无限深意,它既符合孩子的口吻和当时的心情,又契合文章的语言风格,实在妙不可言。
  可是,在百草园里顽皮淘气的“我”不可能会说德语, “‘Ade’一词的使用,很明显烙上了成年鲁迅的感情倾向。”那么,鲁迅写作此文时,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
  本文是《朝花夕拾》中的一篇(原题为《旧事重提》之六),鲁迅在《朝花夕拾·小引》中明确说出写作缘起和本意,这本散文集是在北京至厦门这段时间写的。其时正是鲁迅生活中最辗转流徙,人生最苦闷的时候。为了“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鲁迅只能借回忆旧时的美好的事物,来排除目前的苦闷,寻一点“闲静”,寄一丝安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在厦门大学的图书馆楼上写的,当时他“是被学者们挤出了集团之后”, 只好借这样一朵儿时的“小花”,来排遣寂寞。鲁迅先生还用梦幻般的笔调叙说了改名之由——“带露折花,色香要好得多”,“便是现在心目中的离奇和芜杂,我也还不能使他即刻幻化,转成离奇和芜杂的文章。或者,他日仰看流云时,会在我的眼前一闪烁罢。”
  这段《小引》明确地告诉我们,在处境很“无奈”的情况下,鲁迅想通过写作,让儿时的甜蜜的回忆冲淡一下自己的“苦闷”。当无限童趣和欢乐的童年注入笔端,让他有一种释放感和轻松感,写着写着, “洋”起来了,突然冒一句非常时尚的语言了,看似意外,实属正常。
  这样文字的“变调”现象,是可以找到类似的例子。俞平伯先生在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里的中间部分第9段,突然来了一段韵文。诗人熊秉明解释为心境使然:弥漫秦淮河上的甜香空气让人迷醉,“嗅觉的迷醉又转化为身体平衡的丧失”, 而“肉体的荡当然也牵连着心魄的荡”, 于是“有了唱的欲求”, 散文中突然来一段韵文,也就是“说着说着,唱起来了”。许多时候,人的情感的表达有许多相似之处。“此时此刻”的鲁迅不也是用类似的“变调”来抒发一下自己轻松的写作心境吗?
  钱理群教授在探究鲁迅如何酝酿这句“神来之笔”时这样说:“人在情急中是会喊出平时用熟了的某个外语单词,这就是所谓‘慌不择言’。”对此,我不敢苟同,你想想,带有亲昵、随意的语气“Ade”怎么能表现出“慌”的心情呢?只有极度轻松和愉悦的心情才与之合辙。因此,这两个 “Ade”,“与其说这是鲁迅对童年生活的留恋与向往,倒不如说是童年生活的记忆碎片,点燃了鲁迅那颗不泯的童心,语言形态复归于儿时天真烂漫的遐想与稚趣。”
  因此,体现作者轻松愉悦的写作的心境,是使用“Ade”一词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行文至此,有人肯定会说,化这么多笔墨来探究教学中一笔带过的问题,是否有小题大做之嫌。其实,我想通过这一个“点”的切入,以期进一步探究本文主旨之目的。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写了儿时“我”生活的两个空间:百草园和三味书屋,文章第9自然段是这两部分过渡段,如果最浓缩一点,“Ade”一词也可以说是其“联系点”:告别百草园,走进三味书屋。这样看来,这个最容易忽视的点恰恰是最不应该忽视的,它的位置太重要了,它的情感蕴含对文章主旨的理解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既然“Ade”一词带有亲昵,随意的语气,那就意味着童年的“我”对前面的百草园的告别就不是生离死别式的告别,也就意味着对即将走进的三味书屋不是人们常说的恐惧。恰恰相反,有一丝向往之情,那是一个玩疯了野孩子对即将到来的读书生活的一丝向往和憧憬之情。
        既然“Ade”一词体现了鲁迅创作时轻松愉悦的心情,那么对三味书屋的淡淡“火药味”只是人们的主观臆断,因为“火药味”赶不走“苦闷”,带不来“闲静”和“安慰”。退一步说,即使有点“火药味”,也只是文本的附加值而已。
  既然“Ade”一词体现了儿童视角的趣味性,那么,它开启的下文——三味书屋的读书生活,就应该和百草园的快乐时光构成一个和谐的、统一的关系,换句话说,文章的后一部分对三味书屋的生活描写也应该同前面一样,充满了新奇和稚趣。
  首先,作者描写刚到三味书屋时,对里头的陈设布置就感到新奇:那“黑油的竹门”,“三味书屋”的大匾,“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的画幅,那没有孔子牌位的拜孔子和拜先生仪式,对稚气未脱的鲁迅来说,充满着一种不同于百草园戏耍的新鲜感。
  再看描写了读书生活的语言也让人回味无穷:“于是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有念‘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的……”三味书屋里读的内容虽然脱离学生实际,然而当时的读书情景,在童年鲁迅心里却觉得好玩。更好玩的是“先生自己也念”,“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这些描写,同样是充满着欢乐、天真的笔调,一种怀着成年人回顾儿童们放声唱读的乐趣,一种从老先生略带迂腐的神态中品出的幽默,交织在文章之中,给人以欢乐、风趣的欣赏效果。
  最后,写到三味书屋后面的小花园以及儿童们在园中的戏耍,写到上课时偷玩纸盔甲,画画儿,就同写百草园欢乐生活一样。直到文章结尾,作者还以自己在三味书屋中画画的成绩而自豪,为这些画儿的卖掉而惋惜,在这惋惜之中,作者对三味书屋生活的留恋和依依之情跃然纸上。
  因此,本文的主题可以这样概括:文章通过对百草园和三味书屋趣味生活的回忆,状写了自己从 “乐园”到“学园”的心路历程,表现儿童热爱自然,追求新鲜知识,天真幼稚、自由欢乐的心理。
  结构上,“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确实形成对比;内容上,“我”在“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的生活也迥乎不同;目的上,鲁迅写此文却只在于回忆而不在于批判。作家莫言说:“读鲁迅的作品觉得自己没有长大。”是啊!百草园里长满了欢乐,三味书屋中装不下稚趣,景,是儿童心理的景,情,也是儿童心理的情。鲁迅让我们“长不大”的“这一篇” ,也让我们永远“读不完”。
  【参考文献】
  钱理群《如何读与教<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语文学习》2008年第11期。
  孙家庆《“Ade”一词之我见》,
http://blog.sina.com.cn/vssss,春潮带雨的blog。
  鲁迅《朝花夕拾·小引》,《鲁迅全集》第2卷,第229-230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
  熊秉明《散文里的韵文》,《语文学习》2007年第1期。
  刘发建《一朵纤秾摇曳的朝花》,《语文教学通讯·B刊》2009年11期。
  (原载《中学语文教学》2012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